污水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污水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车音网语音寻梦

发布时间:2020-01-14 18:38:52 阅读: 来源:污水缓蚀剂厂家

小公司嫁豪门有错吗?照猫画虎就能成功吗?坚守语音识别行业十多年,车载市场能成为车音网创始人沈康麒“套现”技术的最佳切入点吗?

文/本刊记者 罗浛予

像往常一样,老李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发车、冲着方向盘喊话:“胡XX”,然后电话就自动拨出去了。他现在很享受这种在车里用电话跟朋友聊天的乐趣。

老李,深圳公务员,60后。没有接触车音网的特马服务(Telematics)之前,他从来不在车里打电话,原因很简单边开车边拨号不安全。试用了三个月后,他离不开特马了。这给了深圳市车音网有限公司创始人沈康麒莫大(博客,微博)的鼓舞。作为一个TSP(Telematics Service Provider,汽车远程服务提供商),他似乎找到了一把打开语音识别商业化的钥匙。

语音识别尤其是人机智能对话,一直是国内外科学界和产业界的攻克难题。为此,沈康麒做了近十年的梦,中间有失意的梦、苦涩的梦,也有将要实现的梦。他被跨国公司收购过,也曾经与国内语音产业界第一品牌科大讯飞(002230,股吧)擦肩而过,终于要在语音云上开花结果了。

被收购

沈康麒早年靠IT产品贸易生意起家,1999年开始投身语音识别产业,第一家公司为北京金耳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耳麦”)。不到8个月,金耳麦就被当时全球语音界大佬之一的Infotalk收购,价格很诱人,沈在新公司也获得了较高的职位。

然而,与同时创业的科大讯飞相比,沈康麒有时候也会有穿越感:如果当初不卖金耳麦,它是否也已经上市了呢?2008年即在深圳上市的安徽科大讯飞,目前市值近百亿元。

一开始,金耳麦就专注在语音识别领域,主攻方向定位在手机语音识别上,成功研发出一套语音识别算法,但在当时的网络条件下很难有大的突破。语音识别技术在美国已有很长的历史,应用以英文为基础,金耳麦把中国语言注入语音识别技术中,推出以“说话”来操控的电话自动资讯系统,可应用于银行、电信、邮政、运输、公共服务等行业。

于是,他接过了Infotalk抛来的橄榄枝。在全球语音市场,除了传统的IT公司比如IBM、微软、摩托罗拉等,专业语音技术厂商就是Nuance、Infotalk等。Infotalk把持着当时水平最高的语音识别技术,而且兼具语音搜索引擎之长。

但被收购后,沈康麒发现,两家公司不同的理念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摩擦不断。他的团队希望研发更多实用性、贴近用户需求的应用。然而,手握巨资的Infotalk对未来的商业应用模式并未考虑清楚,执意把语音识别的技术和引擎开发转向境外研发,在国内市场不断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

更让沈康麒心痛的是,收购早期科大讯飞的机会也因此错失。他曾经与科大讯飞创始人刘庆峰多次接触,非常看好两家的互补性,向公司建议收购科大讯飞。但Infotalk拒绝了他的建议,转而高价收购了另外一家境外公司。今天看来,这个被否的提案价值连城。

从山寨版做起

2005年,Infotalk被别人收购的时候,沈康麒套现离开,又一次选择了创业。他模仿明星企业,将目光聚焦在被微软8亿美元收购的Tellme身上。

Tellme也是1999年成立的,在美国的电话号码查询市场占有相当份额(等于中国的114),其语音识别技术能让用户从互联网上收集信息,同时提供电话号码自动查询等服务,客户包括美林、联邦快递、Cingular等。在成立后的几年里,融资就已经达到了2亿美元。

看着Tellme模式如此被认可,沈康麒创立了一声达公司,做了个山寨版的Tellme网,即车音网的前身。他自己花钱在中国电信里建了一个系统,让用户免费打电话,目的就是为了采集数据,完善语音库。这一年一烧就是1000多万元。

但很快,他就发现Tellme的赚钱模式在中国行不通。收集完数据,开发出产品后,沈康麒去找电信老总推销:“您付我点钱,我就可以让您省掉很多客服坐席,您一点点的投入就能节约一大笔成本。”结果,对方冷冷地回答:“你让我把人裁掉放哪里去?何况你一声达什么破公司啊?要用我也不能用你的啊。”

他惨淡经营。而此时,科大讯飞已经获得了投资,在国内语音界声名雀起,后来安徽合肥市成为“国家智能语音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当年能跟刘庆峰对坐谈收购的沈康麒变得灰头土脸,他不得不四处募资。幸好,他的名声还不错,朋友都愿意援手相助。他多年前相识的一个老太太把养老钱都借给了他。那次他筹集了200万元。

他再次动身去美国,经由Tellme的高人面授机宜,才搞明白一声达失败的原因——原来Tellme真正最赚钱的业务是给美国通用汽车的全资子公司Onstar(安吉星)做业务外包。作为一家汽车安全信息系统服务提供商,Onstar能给客户即车主提供车载电话、信息服务和紧急状况帮助服务,而这些语音识别技术的背后,都是Tellme在做。Onstar一个月在全美的呼叫量能达7500万次,其中语音呼叫5000万次,导航100万次,每次1美元的平台支付费用,也够Tellme数半天了。

沈康麒大喜,这种外包他也能做,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嘛。2006年,他首先找到了上汽。双方签订了合作备忘录,他打着上汽的牌子游走在汽车行业,走遍了上下游厂家。如果说从金耳麦到Tellme,沈康麒积累了语音识别的技术资源和最重要的语音库宝藏,而和上汽合作才真正让他找到生存命脉。2007年,沈康麒开始着手构建车音网。

尽管由于上汽人事调动,他们的合资未能最终实现,车音网依然遵循着车载语音的路数走了出来。作为独立的第三方特马服务商,车音网扮演了一个虚拟运营商的角色。2010年2月,车音网与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合作,提供基于3G网络的特马服务。这也是国内业界首次将特马服务与3G相结合。6月底,车音网又与中国联通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作。今年车音网还与A8音乐、MTV等合作,提供音乐点播、有声读物、车友台、MTV台等内容,并与蓝星科技合作推出3G车载终端,车主在驾驶过程中可以享受所谓的“语音云”服务。

据沈康麒透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车音网已经拥有9万用户,其中有3万付费用户,收入模式主要来自会员年费,其2010年收入6000多万元,毛利率约40%。但车音网仍处于亏损中,光交给联通的通道费就以八位数计。

车联网

在美国,特马服务是一个超过100亿美元的市场。通用Onstar在全美有5000万用户,在通用车里的使用比例达50%,日本丰田的G-BOOK有50万用户,特马使用比例达20%。在中国,特马才刚刚起步,包括通用、丰田、比亚迪(002594,股吧)等已经开始尝试提供特马服务。

有了安身立命之利器,车音网也开始被投资人“追求”。见过了一拨又一拨的投资人后,沈康麒选择了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的千万级投资。

当然,特马还是一个新概念,业界对于车载语音也存在争论。已经上市的科大讯飞并没把车载语音放在首要位置,而是主推语音输入系统即讯飞口讯。科大讯飞副总裁江涛对《创业家》说,语音技术发展迅速,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人机交互需求也日益成熟,语音行业势必会迎来很好的发展契机,但车载语音还为时尚早。

沈康麒承认,特马市场的确还没成熟,爆发点可能要两三年以后,但是这个产业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来做技术开发。他要先入为主,当产业进入爆发式增长之后,他就会形成竞争壁垒。

曾经跟踪过车音网项目的IDG投资经理曹迪君认为,车音网应该向车内的语音平台方向拓展,为尽量多的运营商提供统一的语音识别平台,这才是车音网的优势。更有投资人提出,车音网如果只是做个车载语音,不仅规模难以做大,还很有可能被大行家扼杀在摇篮之中,这是它的风险所在。一旦科大讯飞、Nuance等国内外语音大佬看中了这块蛋糕,通过收购或加大研发就可能击败车音网。该人士建议,车音网应该今后向“家音网”、“教音网”等领域拓展,尽量成为平台提供商,而不是行业应用实现商。

今年8月16日,全球最大语音公司Nuance宣布,斥资7500万美元收购意大利语音方案提供商Loquend。这不仅反映出语音识别市场的前景广阔,为行业大佬们提供好平台服务也是不错的生意。

而沈康麒也是这么规划的。目前车音网的车载语音平台,不论是和联通还是和移动合作的,只是车联网的范例。车音网希望打造一个云平台,在银行、金融、教育等行业中适用。在语音云领域,车音网和科大讯飞有了竞争点,科大讯飞也在主推自己的“讯飞云”,跟各大运营商洽谈,甚至将拓展到出租车司机这样的群体⋯⋯

这又将刺激车音网的神经。

2011年,中国将大力发展车联网,车音网整合内容、终端、技术所打造的语音云平台至少已经占了先机。但它为车载语音智能手机方案砸下了1个亿,要从目前90%的后装市场转向前装市场,再转向后装市场,也许还要砸更多的钱,还要等很长的时间,车音网能坚持到最后吗?

名医汇

名医汇

网上预约挂号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