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污水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层气十二五目标放空破局需寄望融资创新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45:03 阅读: 来源:污水缓蚀剂厂家

煤层气“十二五”目标放空 破局需寄望融资创新

中国页岩气网讯:“出于煤矿安全,从2005年到现在,我们每年抽了很多瓦斯出来,但瓦斯排放量反而在增加,因为对煤矿瓦斯的利用率太低。”7月10日,在贵州由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和贵州省能源局主办的中英清洁煤论坛上,贵州省环境科学研究设计院副院长郑明杰指出,到2015年,中国的瓦斯抽采量按规划在推进,基本能实现,但瓦斯的利用率太低,不一定能达到60%的目标。

“以贵州为主要产煤省的西南地区煤炭产量在中国占比不高,但瓦斯抽采量却不低,所以西南地区瓦斯抽采和利用潜力很大。”郑明杰说, 每生产1吨煤,煤矿瓦斯的排放强度贵州高达6.32,西南为3.94,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49。

在他看来,作为煤的清洁利用,中国煤矿瓦斯的商用尚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目前大部分项目依赖政府激励和财政补助,煤层气利用破局的核心是融资创新。

“十二五”目标放空

根据煤层气开发利用“十二五”规划,2015年我国煤层气产量要达到300亿立方米,其中地面开发160亿立方米,基本全部利用,煤矿瓦斯抽采140亿立方米,利用率 60%以上。

“目标很难实现。去年,贵州煤层气(俗称煤矿瓦斯)抽采量近20亿立方米,利用率仅20%左右,大量的资源被浪费。”郑明杰说。

西南地区的煤炭储量主要在贵州。贵州的煤炭保有储量达504.27亿吨,是南方十二省的煤炭储量总和,位居全国产煤大省第五位。贵州的煤层气资源储量高达3.15万亿立方米,排名全国第二。

和贵州煤层气的开发利用相比,我国煤层气储量第一、和整个美国储量相当的山西也不乐观。去年,山西的煤层气抽采量多达52.5立方米,但其利用率也仅30%左右。煤层气抽采量排行靠前的还有安徽,河南,但抽采量和利用率均不高。

“只有重庆的煤层气抽采量虽不大,但它的利用率几乎达80%。”郑明杰说,去年,抽采量在全国居中的重庆抽采了5.3亿立方米煤层气。

“这是因为重庆能源投资集团控制了重庆市绝大部分煤炭资源,便于集中治理。”郑明杰说,该集团对瓦斯利用非常重视,如旗下中梁山煤矿所有抽采的瓦斯都作为燃气利用了,目前,瓦斯燃气利用取代煤炭开采,已成为中梁山煤矿的主营业务。早在2006年,重庆能投集团利用瓦斯1.89亿立方米,利用率就高达69.7%

但这毕竟是少数。6月18日,重庆能投集团董事长冯跃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称,在发电企业需求放缓下,集团拟对资源禀赋差、安全无保障的煤矿考虑退出。该市煤层气的年抽采量短期内很难有大的提高。

公开数据表明,到2010年,全国煤矿瓦斯抽采量达91亿立方米,其中井下瓦斯抽采量76亿立方米,地面煤层气产量15亿立方米,没有实现“十一五”规划提出的“抽采量应达100亿立方米”目标。

“现在看来,就"十二五"期间国家规划的煤层气抽采量,我们能达到甚至超过,但60%利用率很难,说明有很多困难。”郑明杰说。

他说,煤矿瓦斯要实现商业利用,面临技术缺乏、资金不到位、煤层气资源的探矿权和采矿权难到手等制约。

以贵州为例,煤层薄间距小,渗透率低,全省仅停留在煤矿井下瓦斯抽采的局面。中国工程院院士袁亮指出,美国煤层气井能够做到日产上万方,我国平均在2000方,最多日产五千方,甚至很多井打不出气,技术上还待突破。

“在中国,煤层气主要用于发电,但其抽采效率还是太低。”郑明杰说。

“煤矿矿权和气矿矿权的冲突也是问题,不少大型煤业集团在煤层气开发上无法拥有气权,这个问题往往是地方政府或煤矿企业无法解决的。”袁亮说。

“煤层气的低利用率等于浪费。”郑明杰说,2010年,我国煤矿瓦斯产生的排放量相当于燃烧2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热值。而当年,中国因“气荒”进口天然气高达350亿立方米。”

破局核心在于融资创新

煤层气对资金的需求是巨大的。

去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煤层气(煤矿瓦斯)抽采利用的意见,指出要提高财政补贴标准,强化中央财政奖励资金引导扶持等力度,安排中央财政奖励资金重点支持关闭高瓦斯和煤与瓦斯突出小煤矿,提高煤层气利用率等,促进节能减排。

2008 年,贵州盘江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盘江煤层气)的煤层气发电板块亏损,就是因为上网电价低,加之生产成本、管理费用及税金等支出较大。后国家在发电电价及上网、税收和财政方面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次年该公司就扭亏为盈。盘江煤层气是贵州省盘江投资控股集团的控股企业,后者是贵州省大型国有煤炭工业企业。

“对政府依赖太深,不一定对煤层气的商业利用有利。”郑明杰说,目前大部分项目依然依赖政府激励和财政补助,煤层气利用破局核心是融资创新。

他说,开发利用煤层气,公共资金,包括财政部、发改委和工信部的专项资金只是其中一块。

“民间投资太少。”他说,目前,中国的气候融资缺乏,多元化融资渠道没有发挥作用。有资料显示,2011年,我国来自银行的气候融资有1.9万亿元,民间融资仅300多亿元。

7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贵州省国资委获悉,面对融资困境,在新一轮国资混合制改革中,盘江集团提出通过产权改革直接融资的方案,将推动贵州盘江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责任公司改制上市。此前,其已多次通过发行票据募集资金用于企业发展。

第三块是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对项目的支持。英国外交部的“中国繁荣战略基金”每年向中国投入280万英镑,支持包括低碳、能源和绿色金融等相关领域的40多个合作项目。国际能源署洁净煤中心也正在资助河南和山东的清洁煤项目。

梧州订做西服

本溪制作西服

盘锦工作服定制